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商业 > 产经 >

“头腾大战”春节档:微信垄断成瘾头条尬戏过猛?

2019-01-29 13:44:00 来源:中新经纬 浏览:

  “头腾大战”春节档:微信垄断成瘾头条尬戏过猛?

  春节看戏,大战持续。

  “头腾大战”上演春节档剧情。

  1月27日,字节跳动(下称头条系)一位在微头条转发一条抖音官方声明,称微信“具有水电垄断地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会损害用户权益,也会影响行业健康发展。

  在此之前的1月25日,抖音曾发文《打击“莫须有”谣言净化网络环境》,内容与此前的“微信封禁抖音登陆”传言有关。有大量用户反馈,使用微信账户无法登录抖音。截至目前,腾讯官方并没有公布封禁原因,但网络上在传播“因为抖音窃取微信关系链才被封禁”的小道消息。

  该声明同时列出了8篇“恶意揣测”的自媒体文章。截至1月28日下午,时间财经发现其中两篇显示为已经删除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1月26日晚,微信官方发布近期诱导违规及恶意对抗的处理,明确禁止外部链接的测试、诱导行为。公告举例点名的违规App中,不仅包括头条系的今日头条、火山视频、西瓜视频,也包括被视为腾讯系的、滴滴出行。

  有意思的是,抖音并不在点名之列。原因简单,包括抖音、快手在内的短视频App目前均无法在微信体系内进行分享或推广。

  留意到,腾讯公关总监的认证上,1月17日贴出一张截图,内容系“某着急忙慌做社交产品的公司”约写怼腾讯深度稿,“主要思想是反对巨头垄断,给中小企业公平平等竞争机会”。考虑到1月15日头条系推出社交应用多闪,“着急忙慌做社交产品的公司”显然指向头条系。

  作为阿里之外腾讯最大的潜在商业对手,字节跳动(下称头条系)旗下产品与腾讯的商业冲突,从法庭诉讼到口水仗,几乎家常便饭。外界的对此观感不一,“认为头条戏精蹭营销、认为腾讯垄断霸道者各有之”。

  事实上,封禁对手并不鲜见。稍大型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中,均存在一定程度对商业对手或同行的封杀行为。快手、抖音的用户资料、天猫淘宝的商品资料中不允许出现“微信”字样亦早已是管理。这一举动的后果,是“V信”“VX”等简称或谐音被用户广泛使用。

  对于类似微信这种依靠市场手段形成的“垄断”地位,是否需要对其限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告诉时间财经,从公共管理的角度来说,微信基于其社交市场支配地位实际上也形成了一种“社会公权力”,也是需要规制。

  微信垄断?

  头条系高管直言微信垄断,并非首次。

  2018年5月,抖音推出的H5视频“第一节文物戏精大赛”遭微信封禁。彼时,媒体报道称,抖音总裁张楠在朋友圈转发抖音的声明,称腾讯“搞垄断、搞小动作,用自己的市场地位和渠道阻隔用户,去伤害用户体验,这真的有失大将风度”。

  事实上,微信长期以来,以诱导分享、影响用户体验为名,不断对各类App在微信体系内分享端口永久封禁或暂时限制。包括被视为腾讯系的的京东、快手、、滴滴,亦有遭遇限制的多次记录。

  最严重的封禁是短视频及阿里系电商App。对短视频封禁始于2018年5月,彼时微信宣布禁止未获得视频许可证的短视频外链分享到朋友圈,引发轩然大波。此后更新的规则中,微信取消了这一说法,但实测发现,除腾讯自家的微视等之外的短视频,均无法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阿里系电商与微信的封禁之争起源更早,谁先封杀谁,亦各有口水。翻查媒体公开报道,2013年11月开始,淘宝屏蔽了来自微信的访问,在微信内点击任何淘宝链接,都会被自动导向淘宝app的下载页。当时淘宝的理由是“微信不安全,我们只对安全开放”。

  腾讯当然不是省油的灯,果断反击——停止将淘宝链接导向淘宝网站,代之以提示用户,要访问的网址“已经被淘宝屏蔽”。彼时媒体评论,两大中国互联巨头联手,完成了“屏蔽的闭环”。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虽然我们说不清谁魔谁道,双方的产品经理都继续发挥创造精神。针对封杀,抖音的办法是将分享到微信的按钮导向下载小视频,以便直接上传分享;快手的方式是生成外链,不过时间财经测试发现该外链在微信内需要复制才能打开。

  阿里的办法最具创造性,将淘宝链接变成文字形式的“淘口令”,用户在微信内复制后打开淘宝是,直接跳转到链接页面。

  “猫鼠游戏”并未结束,2018年5月微信的“外链管理规范”直指淘口令,规定朋友圈内不允许发布及传播具有识别、标记功能的特殊识别码、口令类信息。淘宝的手段是升级打补丁,将分享到朋友圈淘宝链接的按钮改为“图片分享”的方式。

  对于微信是否有权封杀外链,盘和林表示,从商业角度说微信无可指责,但从互联网和公众的角度来说,并不符合公共利益。盘和林表示,其个人认为,“微信已经成为公共空间,无权将这个公共领域视为自己商业利益的私家花园”。

  头条戏精?

  微信在自家花园内封杀外链,大杀四方。头条系是无辜的白莲花吗?

  先以抖音为例,看微信所指的“诱导分享”行为。《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中,明确禁止通过包括红包在内的利益诱惑,诱导用户分享、传播外链内容。根据微信近日的举例说明,头条系旗下的应用是这么干的:

  以红包形式进行诱导分享拉新,使用文字链接、图片二维码方式绕过规则,截至本公告发布前变换域名多达 72 次。封禁相关域名后,再次使用文本口令进行对抗。

  众所周知,使用上图中类似形式进行推广几乎是行业惯例,微信从自身产品体验角度做出规范要求,合情合理。对于其他产品的“创新手段”试图绕过规则,被微信发现重罚,是主人垄断成瘾还是客人戏精上身,见仁见智。

  再看本次新剧情带来的新问题“是否窃取关系链”。

  1月22日晚间,抖音在其头条号上公告称,新用户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使用抖音。这并非首次头条系产品爆出第三方服务登录权问题。

  2017年8月,微博官方声明称,某第三方新闻平台直接从微博抓取包括自媒体账号内容的行为,微博毫不知情且并未授权。鉴于该行为性质严重,微博将先行暂停第三方接口。该声明虽未点名,但配图中显示“微头条”字样,后者系头条系旗下产品。

  当年9月,今日头条宣布关闭微博ID登录服务,双方彻底闹掰。迄今头条的登录方式包括手机号、微信和QQ,仍无微博。

  一位互联网行业人士提醒时间财经,并未使用微信登录过,但“被抖音获取微信好友关系链”的情况,在知乎、微博等网站均有用户提出疑问。

  上述截图中微博网友墨渡老鹰提到的“通过修改Cookie再回传分享的方式”,抖音的官方声明提到的8篇文章中,有多篇提到这一方式,兹引述如下:

  A 用某应用分享信息到微信朋友圈,B在朋友圈点开,B的微信浏览器中会存在一个头条系域名的 cookie,在访问请求之后,B的 Cookie 和朋友 A 的账号信息会通过 POST 方式回传到该应用服务器。如果B使用微信授权方式登录该应用同公司旗下其他应用,其账号就会被判定为“可能认识的人”推荐给朋A,这就解释了,从未使用微信登录却能在某款应用内看到微信好友推荐。如果C在微信朋友圈中分别点开过好友 A 和好友 B 分享的新闻,那么 A 和 B 就通过C的 Cookie 关联起来,出现在彼此的推荐好友中。至于该猜测是否符合实际,抖音方面已明确否认,并称将向将向有关部门进行举报。微信方面尚无回应。

  头条系高管的指控微信垄断的发言结尾称,“因为竞争做封杀,情理之中,但还要制造谣言污蔑对手,就别标榜善良了。”对照腾讯高管1月17日对“某着急忙慌做社交产品的公司做下三滥勾当”的指控,似乎这场戏码还会持续。

(文章来源:中新经纬)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