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商业 > 观察 >

不想上市的老干妈和不让上市的幼儿园

2018-11-21 18:16:00 来源: 浏览:

  老干妈又上头条了,深交所副总经理亲自带队,联手贵州证监局、贵州金融办上门做工作,老干妈依然不给面子,不上市!

  这已经不是老干妈第一次否认要上市了。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曾经说过:“我坚决不上市,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有钱你就拿,把钱圈了,喊他来入股,到时候把钱吸走了,我来还债,我才不干呢。所以一有政府人员跟我谈上市,我跟他说:谈都不要谈!免谈!”近期接受专访时,陶华碧再次表示“不考虑贷款、参股、融资和上市,坚持有多少钱就做多少”。

  老干妈是贵州省明星企业,贵州也是西部贫困地区,不管是交易所还是贵州地方政府都极力希望老干妈上市,但老干妈是民营企业,股东不愿意上市也不能硬压着去上。

  老干妈这儿是政府推着去上市但企业不想上市,另外还有一拨资本蜂拥而至推着企业上市但政府明令禁止了的。

  1

  11月15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规定“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不想上市的老干妈和不让上市的幼儿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将这两者联系起来的,是对上市的理解问题。

  陶华碧认为上市就是骗钱的、圈钱的、骗了创始人最后背债的,这种看法虽然得到大众支持,但显然是不对的。A股这么多年才3500多家上市公司,整个贵州省才30家,还没有深圳南山区几栋楼里的上市公司多。大多数国民并不晓得上市是个什么情况,东部沿海地区还有很多企业需要上市扫盲,更不用说偏远的贵州了。作为1947年出生的陶碧华,对上市有误解也是正常的。有些人一旦对某事存在了偏见,想扭转过来是相当困难的,所以即便深交所和贵州证监局亲自去扫盲,也没啥成效。

  中外无数案例证明,资本支持对企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上市对于公司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鼓励企业去上市当然不是鼓励企业去骗钱的,上市本身也不会损害公众利益。只是就老干妈的实际情况看,确实现在不需要上市。

  1首先老干妈不缺钱:老干妈一年几十亿销售几个亿利润,实行“不欠账、不赊账”的现销模式,现金流超好,扩大再生产靠自有资本滚动就可以了,连借款都不需要,更没有股权融资需求;2其次股东不缺钱:老干妈俩股东已经在胡润百富榜中排名了,陶碧华俩儿子分别排在贵州省富豪榜第5、第6,胡润给老干妈估值近80亿元,就算上市了翻一番翻两番的,对于身处贵州的股东来说账面财富增加意义并不大;3第三不需要给高管额外激励:老干妈原材料简单、生产过程简单、经营模式简单,靠着老干妈的品牌,只要质量不出问题,公司发展是毫无问题的,无需特别复杂的管理,也无需高端管理人才,自然也不需要给高管额外激励;4最后没有资本推动:老干妈一直不缺钱,也就不需要引入外部资本,不需要为了给资本提供退出渠道而去上市。

  对于这么一个公司,和陶碧华说要去上市,不就是让她把钱拿出来给别人分吗?还要听别人的话,把家底都给别人看,业绩有波动了还要承受压力。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干嘛去干那事呢?所以老干妈不上市,对股东来说,当下是正确的选择。

  陶碧华不懂上市、不懂资本,她俩儿子就未必不懂了。老干妈股东现在是陶碧华的两个儿子李妙行和李贵山,李妙行老老实实在老干妈及其相关公司干着,而李贵山在宁波、南京等地控制或入股了9家投资公司,股权投资的事不可能不懂。或许未来某个时刻,老干妈就突然宣布要上市了。

  2

  回过头再看幼儿园,幼儿园也很赚钱,现金流也非常好,据媒体统计幼儿园的投资回报率高达20%-30%,也是对资本有着强烈的吸引力。幼儿园的问题是办一个园不难,办成全国性的园很难。

  老干妈的生产流程简单,对员工的要求不高,最重要的问题是保证质量,原材料有保障、生产过程靠机器控制,扩大再生产并不难;而幼儿园的核心资产是人,员工的主要工作是照顾人还是尚不懂事的幼儿,一方面国家对教幼比有要求,另一方面市场(家长)对教师也有要求,每个幼儿园员工的产出是有限的,对员工的要求却相对要高很多,扩大再生产非常难。

  由于就近入学的原因,每个幼儿园的规模其实都很有限。2017年底全国民办幼儿园共计16.04万所,平均每个民办幼儿园只有160个孩子。有限的招生人数意味着单园利润是有限的,一个幼儿园做得再好也挣不了多少钱,要挣更多的钱只能开更多园、招更多人、更规范的管理,而这需要资本的支持。

  丰厚的投资回报对资本的吸引力大,股东单园回报绝对值小有扩张需求,两者可谓一拍即合,资本大规模进入幼儿园就不足为奇了。截至2017年底,全国民办幼儿园16.04万所,占全国幼儿园数量的比例高达62.9%,在园儿童2572.34万人,占全国在园儿童总量的比例达51.57%。可以说,在国家投入不足的情况下,社会资本对于全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79.6%做出了巨大贡献,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孩子入园难问题。

  但是,国家给了民间资本投资幼儿园很多政策,也给很多补贴或优惠,为啥就突然不让上市了呢?为什么政策支持不缺资本的老干妈上市,对扩大规模缺乏资本的幼儿园上市却不支持呢?

  教育是一国之本,“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常言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一项需要长期投入的事,是育人重于挣钱的事。国家需要的是坚持做教育事业的慢钱并给予合理回报,但对快进快出的热钱持谨慎态度。支持民营资本投资幼儿园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否支持上市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因为幼儿园利润丰厚,很多资本投资在幼儿园领域,一些热钱也自然会进来。在资本推动下并购扩张、连锁经营、规模迅速做大,然后打包在一起整体上市,资本快速退出再寻找下一个猎物。而在此过程中,规模扩张了教学质量未必也提高了、加盟扩张模式下管理也未必跟得上;为了能够快速挣钱,控制成本要求很高,个别幼儿园甚至出现了幼儿安全问题引发国民关注。

  民营幼儿园市场足够大,即便根据《意见》的要求到2020年营利园的占比只有20%,但那依然意味着1000万幼儿的大市场。更大范围看,包括普惠园在内的全部幼儿园以及在园幼儿的教具教材需求、教师培训需求、餐食医疗需求、甚至幼儿园的管理软件需求等,都是个大市场,更不用说几千万孩子背后的家庭相关资源。不让幼儿园上市并没有不让这些为幼儿园提供配套服务的公司上市,不让上市公司募集资金投资营利园并没有不让上市公司用自有资金投资营利园。

  热钱会离开幼儿园还给幼儿园宁静,但幼儿园并不会缺少资本的关注。

  3

  资本本身没有善恶,不同资本有不同的风险偏好和投资风格,资本的逐利性也并不是资本的“恶”。只要某个行业某个公司有发展前途、对资本有吸引力,资本就会涌进来,资本获利的同时也支持了这个行业这个公司的发展,其实是双赢的事。上市是重要的资本退出渠道,畅通的退出渠道有利于资本进入,退出渠道受限某些资本就会谨慎进入。

  老干妈不想上市是因为不需要额外的资本来分润,幼儿园不让上市是要切断热钱的退出渠道希望教育本身能够更踏实些。无论是老干妈不想上市,还是幼儿园不让上市,都不是因为上市对公司不好会损害公司利益,而是在当下环境或条件下是否适合上市问题。

  公司是否适合上市、在什么阶段适合上市,都是值得思考和讨论的问题。

  有些行业社会关注度极高、更多需要国家投入实现对国民的基本保障,例如基础教育、医疗、养老、殡葬等生老病死的事,公益性大于营利性,可能国家更多希望民营资本是补充,会保障合理回报,但是并不期望热钱爆炒;有些行业虽然很挣钱但需要限制发展,例如烟草、高耗能高污染行业等。这些行业的公司,可能并不适合上市,但由于有丰厚的回报在,市场也足够大,不必担心没有资本介入。

  有些公司很挣钱,行业也没有限制,但处于高速增长期资金尚可自足时,提前上市对创始股东利益是有损害的,最好的卖点其实是即将到达巅峰时。老干妈不上市就是因为经营情况太好现金流太好,如果哪天老干妈宣布要上市了,可能反而是股东们觉得公司到了瓶颈期或者已经开始出现下滑了。

  相信未来某一天老干妈也会上市,相信不久的将来也会有给幼儿园提供配套服务的公司上市

(文章来源:刺客财经观察)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