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商业 > 观察 >

百亿植发生意背后:医师短缺、资本推动 行业需规范

2019-07-09 14:46:00 来源: 浏览:

  在高强度的工作节奏下,不少年轻人饱受脱发困扰。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植发行业》显示,35岁以下脱发人群占比63.1%,植发开始成为80、90后的普遍需求。

  植发细致、耗时,定价也普遍偏高,在15000元至36000元不等。面对这个价位,很多年轻人望而生畏。

  潜在市场大、客单价高,植发行业引起资本关注。雍禾植发、碧莲盛等连锁专业植发机构获得资本注入,并正在快速扩张。但是,行业背后营销费用高企、专业人员短缺的隐忧也在浮现。

  撑起百亿生意

  谢安琪是北京的一个小白领,她说,自己从小脑门就很大,显得脸更大,从来不敢光脑门,总是用刘海遮掩,作为女孩子这样很影响自信。

  去年十一长假,谢安琪终于决定去植发。在朋友的推荐下,她选择了北京壹加壹医疗美容机构,医生规划设计了适合她的发际线,手术进行了4个小时,费用上万,共植入2000个毛囊。

  植发手术的原理是从头的后枕部取毛囊,然后移植到前额或者头顶脱发的部位,一个毛囊里有1至4根头发。技术路径主要有两种,即FUT和FUE.FUT技术采用切取头皮皮瓣的方式提取毛囊,提取毛囊后,需在毛囊提取部位用针缝合伤口,术后会留下一条线型的疤痕。FUE技术是通过精微器械从脱发患者供体区提取毛囊,包括“取发”“打孔”“种植”三个步骤。

  北京壹加壹医疗美容机构的植发医生郝文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植入的毛囊量与所需植发的面积大小有关系,植发的面积大,所需的毛囊量也就要多。目前每个毛囊单位的单价大概在10-20元左右,根据手术种植的方式不同有几个梯度。

  如今植发已近一年,谢安琪植入的毛囊大部分都长出了头发,成活率较好,只是有点硬和卷曲。医生嘱咐她需要满一年后再剃一下重新长,发质就会好很多。那些植入的毛囊,和正常的毛囊是一样的,可以生长与保持很长一段时间。

  谢安琪对《华夏时报》记者说,手术结束走出医美机构大门的时候,“觉得自己非常勇敢”。她已经度过了漫长的脱落期,对未来更好的自己满怀期待和信心。

  在中国,像谢安琪这样的女孩不在少数,植发早已不是中年男人的专属,而是呈现出女性化、年轻化的趋势。

  2016年,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发布的《中国脱发人群调查》显示,中国脱发人群约为2.5亿,以20到40岁之间为主,30岁左右发展最快,比上一代人脱发年龄提前了整整20年。

  提前脱发导致植发需求增长。《2018中国植发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植发用户呈现爆炸式增长,已植发人群平均年龄34岁,其中女性占41%。

  据业内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国大约做了50万台植发手术,手术金额超过100亿元。而如果考虑中国13亿的人口规模,其中男性约有6亿人,20岁到50岁之间的男性大概占一半,就是3亿人,这3亿人里面保守估计有5%的人适合植发,那就有1500万人,这还没有算女性的需求。按照客单均价2万计算,行业潜在规模达到3000亿。

  营销费用高,专业人员少

  庞大的植发市场很快引起了资本关注。2017年9月,雍禾植发与中信产业达成战略合作,获后者注资3亿元;2018年1月,碧莲盛获得华盖资本5亿元战略投资

  植发行业由此形成了三分天下的格局:头部大型连锁医院有六家,雍禾植发、碧莲盛、科发源、新生、瑞丽诗、中德植发,占据10%-20%的市场份额;地方性非连锁专科植发医院上千家,凭庞大数量占据30%以上的市场份额;众多医美机构以及公立医院,约占50%的市场份额。

  但是,想要在这个行业内掘金,并没有那么容易。

  一是需要投入高昂的营销费用。民营医院获客普遍依赖营销。从新三板上挂牌的几家医美机构的财报来看,销售费用都占到了总收入的30%到50%。比如艺星整形,2017年艺星医美的销售费用同比增加20%达到3.05亿元,占到当年收入的30%,占毛利润的55%,是的2.7倍。

  雍禾植发在2018年的流水接近10亿,按照CEO张玉曾透露的营销费用占据25%到28%的比例来算,去年的营销费用总额在2.5亿到2.8亿之间。

  但是,砸钱营销后,却很难收到良好的宣传效果。《2018年中国植发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目前植发行业营销手段单一,主要依赖竞价广告,回报率很低。某整形医院负责人对媒体透露,之前的投资回报率能达到1:4、1:5,即投入一元钱能赚回4元、5元,但是现在只有1:1.3,性价比很低,从整个互联网营销看,它带来的流量还算最高的。

  而这些高昂的营销成本终将通过各种形式转嫁到用户身上,比如虚高的定价。

  二是专业医生待遇低、数量少。郝文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自己已经从事植发行业六七年了,但是高强度的工作与所获得的薪酬完全不成正比。

  郝文义解释说,由于植发是个细致活儿,需要极大的耐心,每台手术平均要花费三四个小时,一天算下来只能做1-2台手术。但是其他医美项目比如磨骨、做双眼皮、注射玻尿酸,手术也就花费1个小时,这些医生的薪酬却比植发医生高出一倍。

  植发医生的门槛也较高,比如必须是专业的外科执业医师,需要熟知毛发知识,外科的基本操作也要达标。中德毛发移植整形医院的创始人徐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毛发移植医生需要美容整形外科和显微外科的经验,目前为止,从事毛发移植的大概有几千人,有能力做手术的1/10都不到。”

  由于植发手术强度高、时间长、报酬少、专业性强,很多手持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生不愿意做,导致无证上岗、非法行医的行为频频出现。目前,在网站、贴吧与上充斥着植发培训班广告,其中大部分进行植发培训的机构都缺乏资质。

  媒体曾曝光植发培训行业“三天速成”“拿活人练手”的乱象,记者卧底北京源之美诊所,练习两小时就让学员拿患者“实操植发”,就连授课医生都属于半路出家,没有相应的执业资格。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医院毛发移植中心主任蒋文杰表示,植发手术涉及很多方面,比如麻药的配比、手术室的消毒,取发的钻头是否合格等等,没有医师资质是不允许做的。如果麻药和消毒不过关,有可能导致患者呕吐、晕厥甚至死亡。

  “如果医生操作不到位会使毛囊产生极大的浪费,导致毛囊永久损伤,对客户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因为毛囊不可再生。”郝文义说。

  在专业人员短缺、非法行医频发的背景下,植发行业竞争却在加速,公司数量不断增加、头部机构加紧扩张。雍禾植发目前有33家连锁医院,预计年底开到42家,碧莲盛有30家左右,保持每年5到8家的增长速度,科发源目前亦有30家左右连锁医院。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